知命

1.7

秋夜蝉鸣凄寒,睡着的阿九看起来乖多了,只是小嘴抿着,像是有些生气。朱痕看着孩子渐渐放软的表情,这就是你想要的吗?少艾。几案上摆着断了弦的铁铮,最近天晴,落日烟不见雨,慕少艾离开已半年,远离江湖是非,听不见任何关于他的消息。慕少艾,一定已经命丧鬼梁之手。这口铁铮,一直都是他珍爱之物,直到遇见那个倒霉鬼,才被他寄存在此。

朱痕拿来油布仔细擦拭琴身,布面摩在弦上发出瑟瑟之音,如泣如咽。阿九睡梦中皱起眉头,似是听见琴音哀鸣,黑暗浓重袭来,带他重回那圆月染血的一夜。

阿九被点了三处穴道,蹲在树后动弹不得,也发不出声来。他等了近两个时辰,天完全黑了,肚子饿的咕噜噜直叫,眼前几乎冒出一片金星,...

2016-09-28

归梓·情人节特别篇

早春寒意尚未褪尽,冷雨淅淅沥沥了一夜,却在天明一刹收声,山脊映在湖面薄薄的冰层上,湖心波纹缓缓漾开,无声无息融成一洞心跳回深。红日攀上山头,湖面的冰犹未化尽,一只野鹤盘桓在山顶浮云之间,缈缈闻见几声振山裂谷的呼啸,山南高空之上蜿蜒落下一条腾游巨影。瞬忽间近了,龙身一侧紫鳞映出五色朝霞,龙角却只有一支,一人靠着龙角斜出的赤枝懒懒坐于龙首之上,正垂目看着冰面,眼中闪过期冀之色,他直起脊背。“到了,你在悬崖上等我。”他抚摩两下血红的龙角。龙尾摆动游弋苍云之中,轻摇龙首,随即俯身降下,引首栽进湖水之中。只一瞬,那人扶着龙角立起,扬起左手五指齐张,四面风刃聚于龙首之前形成一立风障,湖面冰层应声而碎,裂作...

2016-08-04

梦中人

蓝丝绒刺着鸢尾花的窗帘一层层几乎遮挡了全部光线,矮桌上的手机闪着蓝色指示灯震动响了一遍又一遍,躺在床上的人不耐地蜷起身体,索性把头裹进被子里。终于,手机震了最后一下,自桌沿掉落在长绒地毯上,安静了。蜷成一团的人放松地缓缓舒展开,脑袋露出被子,长舒几口气
,不一会儿又睡着了。他陷入一个夏天的错觉里,桃花开遍山野,不及那人身上漫开的香气,千里虹霞暖不过那人眸中神色,微弯的嘴角,一翕一合背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,声音却是在笑,一声声喊他,“子房,子房……”花碎满天,遮蔽了眼前一切。子房是谁?这人又是谁?将醒时隐约一丝疑问绕在心头。
这次突然响起的不是手机,却是门铃。手机能调成振动,门铃却不行,饶的响了第四遍...

2016-05-18

万堺尘涛 意轩邈



最近很迷叹希奇 一开始不喜欢他名字 不过脸实在精致 但是非常中意意轩邈这名字 得知是一个人后好感度增加 追赶四哥那段彻底沦陷 点指秒头帅翻

之前都被剑非道迷住 剧情过去后反而对意轩邈念念不忘 加上看了那个易燃易爆炸和让爱冬眠mv

想站墨叹 但一想 墨倾池对意轩邈或许从未有过太多真心

墨倾池找寻意轩邈 一来因为当初是自己作保换他自由 二来想看当年资质超卓的少年成长为至何种地步 三来必定想以此牵制应无骞

说来墨只有对远沧溟才有八分真心 自己带大的孩子 ...

2016-05-16

知命

霹雳同人 南宫慕 南宫神翳 慕少艾 有金光 多CP

1.5

少年闻言,目中光芒又冷了三分,直身欲立。“所以,楼主已经替我找到他了。我要见他。”

“咦,着急什么?他就在密室,又不会跑去哪里。郦庄主不如先饮完这杯茶,听我讲完。”少年重又安静地看了眼桌上冒着热气的杯子,温皇眨了眨眼,嘴角笑意更浓,“据我所知,前任庄主郦鸿念在半个月前的一场急病中亡故,而你当时跟随医界圣手凌青南游历中原。若是接到消息赶回真叶之谷,速度未免太快。况且,距今数月内,再无任何人见过凌青南出现。”

少年忽然笑了,“看来我的一举一动尽在楼主眼中,郦某受宠若惊。这些不过是我...

2016-03-14

知命

霹雳同人 南宫慕 南宫神翳 慕少艾 有金光 多CP

1


光线很暗,室中并无明火,以晶石代替光源,却也足够了。

“这个人左脸上有刺青难道是逃犯?”凤蝶看着石台上躺着的身体,问道,“主人,他已经死了,而且身上有多处烧伤又在在水里浸过,尸体很快就会开始腐烂。”

身旁蓝衣人反手将羽扇插在腰后,“先放血,他脏腑之内全是积淤的死血,若不放干,烂得更快。”话未说完,他指尖泛光,那道光刃刺入尸身左腹,以内力将血水引出泄在石台上的玉盆之中,以肠线缝住伤口,又在左边肋骨处按压了两下,只见台上之人仰身坐起,一口血喷在地上,又仰面倒下,吓了凤蝶一跳,那在手...

2016-02-29

不记来时路

卷一 此身天地一蘧庐

章七·上


       桑海的夜掩在轻纱似的薄雾中,街巷之间只剩了店铺门口未收的旗子被风振得抖颤不已。偶尔有值夜的小兵带着浮在空中的傀儡四处巡视。其中一只傀儡忽然仰头将黑洞洞的双眼望着檐角上悬着的风铃,头顶似乎传来极轻的碎瓦声。今晚值夜的小兵甲也向檐上看了一眼,道,“该不是有谁飞檐走壁地混入城了?”小兵乙啐一口道,“宵禁这么严,谁吃了豹子胆敢夜里上街不成!”甲被夜风吹得一阵哆嗦,“唉,这鬼天气,秋天还没完呢,竟像要下雪似的,冷死爷爷我了!”乙推他道,“走吧走吧。这条街巡完...

2016-01-31

咒笋莫成竹

2

    屋后的水池,是杏花请人专门砌的,还将附近的流泉引了一支过来。他甚至搬了一口水缸一样大的花坛摆在后院屋檐下,却不为种花,只养了一群小小的锦鲤在其中。波纹漾开,橙的明亮红的如火,白的安静,黑的有时隐在荫里看不清,还有几只花的,水面是新培的睡莲。他喊默苍离到这花坛前,让他瞧这群活泼的鲤鱼如何争食,其实不过为了让默苍离增加一项擦镜之外的活动而已。

“我没在家的时候,你记得喂鱼。”他说完这句,默苍离脸上不置可否,只是盯着水里的鱼,忽然道,“何不将它们直接养在水池之中?活水更好些。”

杏花忽然觉得就算是默苍离,也有犯迷糊的时候,“你也知道水池里的水...

2016-01-11

咒笋莫成竹

1

夜浓似墨,皓月盈窗,捧着一杯热水的手并不觉得十分冷。雪发中掺着缕缕翠色,自肩头铺泻而下。二月正是万物醒转,恢复生机的时候,这样好时节,却总让人没来由地心生不安。他坐在桌边,看着月光清泠泠照在茶盏之上,还是没办法,没办法消尽脑中对这一段寒气透心的痛觉。兀自闭着眼,身体渐渐和夜里的这杯水一样,失去温度。

床上的人翻了个身,想揽住身侧的人却压了个空。探手摸到空的半边床,一时睡意散去大半。裹了件外袍,随手捞起墨绿色的袍子,轻手轻脚到中厅,只见一个瘦削的身影呆坐在桌前,背对着他,看不见脸上神情,却是瞬时被他这样的失神刺痛。将手里的袍子披上呆坐的人肩头,“跟你讲很多次了,融雪时候更冷,半夜不睡觉走...

2016-01-06
1 / 2

© 风婪鹿回 | Powered by LOFTER